《宋扬天下》 第一章 大宋,你好!

第一章 大宋,你好!

三月春光明媚,正是东京汴梁最美的时节。

新燕啄泥,草长莺飞,汴河水波滔滔,两岸杨柳垂条,东风轻拂,柳色如烟絮如雪。柳外桃花三两枝,竞相绽放,桃红柳绿,当真是美不胜收。

隋堤烟柳,与大河春浪、繁台春色皆属汴梁八景,是东京城春天最美的所在,引来无数游人流连忘返。

不少文人雅士,春衫单薄的少年男女相约出游,踏青赏春。碧油轻车驶过,窗纱随风轻扬的瞬间,隐有姣美的容颜一闪而过,引得些许少男伸长了脖子,心痒难耐。

这本该是个好日子,兴许能诞生几篇咏春佳作,或有桃红柳绿的丹青妙笔,抑或是促成几段小儿女情缘……

然而谁也没想到,天气说变就变,乌云自天边滚滚而来,瞬间便笼罩了汴河两岸,大有黑云压城城欲摧之势。

天地色变,狂风骤雨不期而至,打落桃花柳叶,逐水飘零。

岸边的游人猝不及防,仓皇寻找避雨之所,狼狈不堪。文士摔倒,满嘴泥水,娇美的小娘子跑丢了绣鞋,撕破了裙摆,一时间乱作一团。

紧接着,汴河上风起浪涌,来往的船只急忙落帆沉锚,州桥旁的码头也是一片纷乱。

一道闪电凌空劈下,电光亮起的瞬间,风急浪高的汴河之上,似有一人正随波起伏,拼命挣扎……

……

风雨来的快,去的也快!

不过半个多时辰,适才狂风暴雨的东京汴梁又恢复了风和日丽,屋檐和青石街上的水渍正在快速蒸发,汴河波涛也逐渐平息。

许多人谈论着适才莫名其妙的鬼天气,各种揣度抱怨,也有许多狼狈的游人匆匆往家赶去,洗漱换衣。

州桥下的码头上,船工们正在整理货物,清点损失,突然一名船工高喊一声:“水里有人!”

循声望去,一片漂浮的桃花瓣中似有一人,或者一具尸体,也许是适才风雨大作时失足落水的游客。

本着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的态度,两名船工不畏春水犹寒,跳入河中将那落水之人拖上岸,顿时引来一片围观。

一身粗布蓝衣,皮肤白净的少年,看模样不过才十四五岁,身体尚有余温,可惜已经没了气息。

船工们不禁觉得可惜,也不知是哪家的孩子,年纪轻轻竟然落水送了命,实在可惜。

围观的人群里有人瞧了瞧,迟疑道:“像是五柳巷薛家那个小呆子……”

“那快去呼他家里人过来啊!”

“嗨,这薛家啊……如今小呆子去了,薛家算是彻底完了。”那人叹息一声,说道:“等等,我这就去喊他祖母过来。”

没过多久,便瞧见几个人匆匆跑来,为首的是一个头发半白的老妪,手边牵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。

瞧见躺在地上的少年,顿时扑了上去,老泪纵横,嚎啕大哭。小女孩也上前不断摇晃少年的尸体,呼喊道:“纵哥哥,你怎么了?你起来啊!”

随同而来的几位街坊都捂着鼻子,或低声啜泣,或长吁短叹,此情此景,实在让人伤感。

有人不忍看下去,连忙转过身去,却猛然听到一声惊叫,回过头去瞧见地上的少年惊坐而起,一双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众人,眼神有些可怖。

诈尸了?

当前网址随时可能失效打不开,请记住导航站 qqvv88.com ,避免影响您的阅读

……

落水的那一刻,薛乘风心中尽是悔意。

既名乘风,自当破浪万里!

他怎么也没想到,出海前轻率喊了一句豪言,竟然一语成谶。

当快艇撞上暗礁的时候,一切变成了噩梦,爆炸的冲击波直接将他掀入大海,一块零部件正好砸中脑袋,整个人顿时昏昏沉沉。

浪头一个接着一个打来,海水不由自主灌入口中,薛乘风努力地保持清醒,拼命地游动,力求争取一丝生机。

沉浮间,碧蓝的海水变得有些浑浊,波浪似乎越发汹涌。不过模糊的视线里似乎隐约有陆地出现,恍惚间他似乎看到了柳树,看到了一座拱桥……

再然后一个浪头打来,眼前一黑,便没了意识。

昏迷中,好似被人拖动摇晃,再后来似有东西压在胸口,呛水与浊气正好被压出,他下意识地挣扎着起身,并连连咳嗽。

却不想一抬头,瞧见一老一小两个人正痴痴地看着自己,脸颊上都挂着泪珠。周遭一群汉子也盯着这边,似乎都是一脸难以言说的惊诧,好似见鬼一样。

可问题是,活见鬼的不应该是自己才对吗?

眼前这幅景象……

薛乘风瞪大了眼睛,他看到了一条碧波荡漾的河流,河边杨柳依依,有木船从不远处的桥洞里驶过……

细思极恐!

“祖母,纵哥哥活了!”

小女孩清脆的呼喊声响起,一旁眼眶泛红的老妪才回过神来,一边擦拭泪水,一边颤声道:“活了就好,活了就好!”

嚓,什么情况?

薛乘风却不禁有些莫名,纵哥哥是谁?眼前这两人又是谁?自己这是在什么鬼地方?

“纵儿,你怎么了?”老妪似乎察觉到了薛乘风的异样,神色顿时又有些许紧张。

“我……”薛乘风张了张嘴,想要说点什么,脑袋却突然疼痛无比,再次晕了过去。

与此同时,包含了无数画面的记忆洪流涌向他的脑海。

他做了一个很长的梦,无比真实的梦,梦里的主角是个名叫薛纵的少年,梦境是他生活的点点滴滴。

薛纵,年十五,祖籍河东绛州,据说祖上是唐朝名将薛仁贵,后因战乱迁居东京汴梁,就住在汴河州桥旁的五柳巷,传到他父亲薛鹏举这一辈时,家境已经落败。

更为可怜的是,他的母亲因难产而死,薛纵自小就是个没娘的孩子。幸好有个疼他的祖母薛孟氏,用米汤将他养活大。

为了奔前程,其父薛鹏举凭着一身武艺入了禁军,前几年随某个将领前去西北驻守。

本以为只是驻守一年半载,谁知薛鹏举一去不归,两年前党项李元昊进犯边疆,守军好水川迎战遭遇大败,薛鹏举为国捐躯。

薛纵彻底成了孤儿,与祖母相依为命!

也许是双亲早亡受了刺激,以前的薛纵性子略微孤僻,不善言辞,且时常发呆,故而被某些人称为呆子。

今日大概又是在汴河畔发呆,结果遭遇突起的风雨,坠落河中,幸好有薛乘风穿越而来,才有了诈尸的一幕。

……

梦境很真实,自然也就是现实!

再次醒来的时候,薛纵躺在一间木椽青瓦,墙壁斑驳的房子里,手中捧着一块铜镜看了101次后,他不得不接受这个略微有些荒诞的现实。

快艇触礁,自己殒命身死,但灵魂不知怎地穿越时空,借尸还魂,重生在恰好溺水的薛纵身上。

穿越,然后重生!

岸边等着自己返航的比基尼美女们是见不到了,如今见到的所有人都身着粗布麻衣,古装打扮,说着有些晦涩的古代汉语,不是穿越又是什么呢?

罢了!

这个结果总比直接死在触礁事故中强,换个方式重活一次,而且还年轻了十几岁。有道是寸金难买寸光阴,十几年的时间能做太多事情,仔细算算似乎还赚到了。

哼哼,薛纵嘴角挤出一丝笑意,有些苦涩。

对于新的生活世界还有几分陌生,记忆里父亲薛鹏举投军入伍,在西北对抗的异族是党项,也就是西夏人,那么如今应该是宋朝。

去年那一战发生在好水川,这事好像在北宋仁宗庆历年间。没错,脑中薛纵的记忆恰好是庆历三年三月。

庆历,好熟悉的年号!

《岳阳楼记》开头第一句“庆历四年春”,以及历史课本上的“庆历新政”使得这个年号给人留下了深刻印象。

哼哼,自己一个乘风破浪,竟神奇地破空千年,来到了北宋,老天爷这个玩笑开的当真有点大。

当前网址随时可能失效打不开,请记住导航站 qqvv88.com ,避免影响您的阅读

不管愿不愿意,那个快艇出海的薛乘风已经不在,如今只有一个名叫薛纵的北宋少年郎。

老爹薛鹏举似有望子成龙之心,薛纵这个名字起的颇有气势,似乎是希望儿子能够纵横天下。

薛纵倒是没想那么远,能够衣食无忧,生活惬意就行,如果与一两个美娇娘人约黄昏后,花前月下,情意绵绵那最好不过。

但是……

天生注定的劳碌命,两辈子投胎都没生在富贵人家,薛纵虽说也是名门之后,可惜家道中落,如今就是个彻头彻尾的穷小子。

薛家,一穷二白!

唉!想想前世自己辛辛苦苦赚了那么多钱,还没来的花人死了,可以说是人世间最悲剧的事情。

现在少不得要重头来过!

倒也不打紧,无论古今,赚钱对自己的都不是什么难事,薛纵看着铜镜里的自己,信誓旦旦。

薛纵的本身的相貌倒也不错,英姿挺拔,只是气质实在一般,还有点呆,并不活泼伶俐。

不过身体却颇为结实,这与早年随父亲薛鹏举习武有关,印象里似乎还是个练家子。

挺好!

只要基础好,气质因人而异,完全是可以改变的。往后勤加锻炼,身体在健壮点,不影响耍帅撩妹,便有足够的底气说一句:

大宋,你好!

PS:开头的情节做了修改,故事从东京汴梁开始,更快切入主线内容,麻烦已收藏的读者重新看下。

新书上传,求收藏,!

  • A+ A- 默认

最近阅读